海北市看冬电子营业部

【红楼人生】世界上只有一种人,就是人

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

文|江岸

为什么一个正常人会突然变成冷血残忍的人?在什么情况下,会发生这样的改变?

《红楼梦》里,有几个人深深体会过“人在家中坐,祸从天上来”。比如因为藏有几把扇子,被人陷害到家破人亡的石呆子;比如因为好奇多看了几眼被打死的酒馆伙计张三;比如对被拐卖的香菱一见钟情,却被“打得稀烂”的公子冯渊……

冤死的张三和因一场情事而惨死的冯渊不会想到,穷凶极恶的薛蟠,其实有另外一面:对母亲孝顺、对妹妹宠爱,娶了夏金桂就成了惧内的丈夫,平日与人相处也算是忠厚热心。但就是这样一个人,面对冯渊、张三等人时,变成了可怕的杀人狂。

为什么一个正常人会突然变成冷血残忍的人?在什么情况下,会发生这样的改变?1971年,著名的斯坦福心理实验试图回答这个问题。在由斯坦福大学心理系教学楼的地下室改装成的模拟监狱里,24名身心健康、没有暴力倾向、互不相识的男大学生,被随机分成两部分,一部分扮演囚犯,另一部分扮演狱警。随着实验的进行,“狱警”们越来越冷酷无情,到第六天,那些原本单纯的大学生们已经变成了真正残暴不仁的“狱警”和情绪崩溃的“囚犯”。

2007年,实验主导者津巴多教授根据当时的笔记写了一本书《路西法效应》,副标题是《好人是如何变成恶魔的》。津巴多认为,人的个性里,善恶之间并非不可逾越,环境的压力会让好人做出可怕的事情。

在美国名著《杀死一只知更鸟》里,8岁的小女孩斯库特坚信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人,那就是人。她用行动证明了她的理论。

黑人汤姆被一个白人女孩诬告强奸,斯库特的父亲阿蒂克斯·芬奇律师为他辩护。一群激进的白人试图在上法庭之前就对汤姆实施暴力,芬奇律师为保护汤姆拦在了门口。他手无寸铁,和一群带着武器、气势汹汹的暴徒对峙着——危险,一触即发。就在此时,小女孩斯库特走了出来,她认出了暴徒里有一个是她同学的父亲。斯库特向他问好:“坎宁安先生,你不认识我了吗?我和沃尔特是同学,他和我同年级,他是个好孩子,你能代我向他问好吗?”

之后,斯库特又做了一次努力。“财产限制继承糟透了。不过阿蒂克斯说你不用担心,有时要花很长时间,但你们会一起把它对付过去的……”

斯库特这番话,终于唤起了坎宁安先生对于芬奇律师曾在法律事务上帮助他的记忆。对方蹲下身来,拥住了小女孩的双肩,“小女士,我会向他转达你的问候的。”接着,他直起身,挥了挥大手,“我们撤吧。”这些人上了车,扬长而去。

津巴多教授在他的书里乐观地指出:只要有爱,人人都有能力抵抗住“路西法效应”。所以即便是在最险恶的环境里,也不乏行善之人,比如《辛德勒名单》中的辛德勒,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冒着生命危险营救了上百名犹太人。在中国,大批从纳粹屠刀下逃生的欧洲犹太人把上海看成“诺亚方舟”,因为上海人民打开大门,在逆境里善意而友好地庇护了2万多犹太难民……这些都让我们看到了人性的伟大和爱的光辉。

人生而具有善恶两面,有时善恶就在一念之间。所以我们更要去了解,是什么样的瞬间和特定环境,会激发出人恶的一面。随时对自己所处的环境保持警觉,才能避免有一天让普通人的一点恶意变成杀机,让他们的善意无处可去。

爱美丽也爱媒体。

闲读红楼,注解人生。

(《小康》中国小康网 独家报道)

本文刊登于《小康》2020年11月下旬刊